Articles Posted in Ask the Hotel Lawyer

Published on:

Inheritance of Family-Run Hotels

Jim Butler (金百德)律师 及 环球酒店房地产专业律师团队

家族酒店的继承:保护您的家庭和生意

几个世纪以来,家族式的酒店管理模式在业内经久不衰。这种管理模式给许多人带来了安逸的生活和巨大的财富。

无论您的家族拥有一个酒店管理公司还是酒店,可能是一两个小型酒店或者一个大型的酒店连锁,您家族企业的责任感与其优越性一样意义深远。

当家族的老一辈管理者退休或去世后,确保家族企业能够持续经营,继续作为家族成员和其他人的经济来源,是至关重要的。这是家族酒店企业的创始人和高级管理人员都要深思熟虑的一个问题。当老一辈的管理层离开工作岗位后,其家人是否愿意接手经营这份生意?是否为此做好了准备?他们是否打算出售这个资产?他们是否打算保留这个生意并聘请家族外的团队管理?

保障持续性和确定性

生意最忌讳的就是“不确定性”。任何不确定性都将对生意合伙人、雇员、客户、买主和其他利益相关方产生不利的影响。遗产继承规划可以消除不必要的混乱,最大限度地减小不确定性。

最近,我接受了STR’s Hotel News Now (酒店新闻快报)的编辑Brendan Manley先生的采访。他后来在文章里提出一个观点:“有关酒店产权继承的时间往往非常紧迫,因为酒店全天候都需要打理,需要始终如一的呵护和关注。当酒店所有者去世了,酒店经营者希望能够迅速、干净利索地解决所有权继承转移问题。然而悲痛的家族成员们往往希望有一个平缓的过度。在这两种不同态度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就像在是一根脆弱的钢丝上行走。”

在一个继承规划里,提前处理这种问题是非常有难度的。但是家族企业的所有者往往迎难而上,并乐于从经验丰富的专家那里寻求帮助。

家族企业的继承规划通常涉及房产规划,以便同时提供切实可行的继承规划和一个合理的避税方法,从而达到保护家族财产的目的。

丰富经验是做好规划的关键

杰美百明律师所的环球酒店专业律师团队一贯与本所的税务、信托和房产的专业律师密切合作。我们律师所是加州税务、信托和房产领域的领军者。我们的税务律师非常了解商业运作,与擅长房产和公司集团事务的同事们密切合作,确保编制出一个合理的避税方法。

关于这个话题,我的合伙人,杰美百明律师所税务、信托和房产业务律师团队负责人Burton Mitchell律师对我说:

“为了做出一个能够如愿以偿的继承规划,必须对房产税务进行设计。否则,价值连城的家族财产可能必须出售,才能支付得起房产税。我们有各种各样的房产税务规划技巧,但是只有你在足够早的时间提前设计,才能给带来好处。人寿保险可能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之一。”

Burton Mitchell律师还提醒家族企业的所有者:联邦房产税超过免税部分后的税率是40%。“有许多州(尽管不包括加州)还要征收州立的房产税或者遗产税。联邦政府允许涉及家族生意的房产税在特定条件下分期支付。”

Published on:

City of Los Angeles v. Patel — US Supreme Court voids LA ordinance requiring hotel operators to turn over guest records on demand

Jim Butler (金百德) 律师及环球酒店专业律师团队

联邦最高法院判决《洛杉矶城市管理条例》关于酒店须应警方要求提供房客信息的条款无效

2015年6月22日,美国联邦最高院下达判决,认定《洛杉矶城市管理条例》部分条款由于触犯了联邦宪法第四修正案 “禁止非法搜查” 条款而无效。因为该失效的条款规定,一旦警方提出要求,酒店就必须向警方提供房客信息。本案可能对全国各地产生深远的影响,因为很多城市都颁布过类似的城市管理条例,而现在这些条例都存在条款违宪的嫌疑。然而依笔者之见,多数酒店不会继帕特尔的后尘,挑战警方的要求。主要原因是各地市政府和警方向酒店索取房客信息的手段太多了。即使《城市管理条例》失效,市政府和警方也可以利用 “行政传票” 等其他途径,轻易地从酒店获取到房客的信息。

《洛杉矶城市管理条例》第41.49条

该条款要求酒店收集并记录客户的信息,包括姓名、住址、同来的人数、驾驶的车辆和驾照、抵达和离去的时间、房间号、房费和付款记录等。其他特殊信息还有客人现金付款或租房少于12小时以及寄存物品等。

条款还要求酒店必须在酒店建筑内或毗邻的办公室妥善保存上述客户相关信息90天。

该条款要求酒店 “当洛杉矶警方任何一个警官要求检查时,必须立即提供” 客户记录。而且,任何酒店如果没能立即满足警方要求的,即构成违法,最高可处入狱6个月和罚款1000美元。

本案的起诉和初审判决

原告在2003年对洛杉矶市政府提起诉讼,声称该城市管理条例 “明文违宪” — 即条例的条款文意本身违宪,有别于实施条例过程中的行为违宪。庭审中,双方都对下列事实毫无争议:未经原告酒店许可,警方在未能获得法庭搜查令的情况下,援用该条例强制原告酒店提供房客记录。

经开庭审理后,联邦地方法院以酒店 “对警方要求检查的客户信息缺少合理的隐私期待权” 为由,判政府胜诉。(注:所谓缺少合理 “隐私期待权” ,即客户信息虽属个人信息,但既然已经披露给酒店,则客户不会 “期待” 该信息不会披露给警方,也就丧失了合理的 “隐私期待权” 。) 继续阅读 /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