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2015年经典案例 — 帕特尔 v. 洛杉矶市政府 — 联邦最高法院判决《洛杉矶城市管理条例》部分条款无效,酒店有权拒绝警方擅自检查房客信息

City of Los Angeles v. Patel — US Supreme Court voids LA ordinance requiring hotel operators to turn over guest records on demand

Jim Butler (金百德) 律师及环球酒店专业律师团队

联邦最高法院判决《洛杉矶城市管理条例》关于酒店须应警方要求提供房客信息的条款无效

2015年6月22日,美国联邦最高院下达判决,认定《洛杉矶城市管理条例》部分条款由于触犯了联邦宪法第四修正案 “禁止非法搜查” 条款而无效。因为该失效的条款规定,一旦警方提出要求,酒店就必须向警方提供房客信息。本案可能对全国各地产生深远的影响,因为很多城市都颁布过类似的城市管理条例,而现在这些条例都存在条款违宪的嫌疑。然而依笔者之见,多数酒店不会继帕特尔的后尘,挑战警方的要求。主要原因是各地市政府和警方向酒店索取房客信息的手段太多了。即使《城市管理条例》失效,市政府和警方也可以利用 “行政传票” 等其他途径,轻易地从酒店获取到房客的信息。

《洛杉矶城市管理条例》第41.49条

该条款要求酒店收集并记录客户的信息,包括姓名、住址、同来的人数、驾驶的车辆和驾照、抵达和离去的时间、房间号、房费和付款记录等。其他特殊信息还有客人现金付款或租房少于12小时以及寄存物品等。

条款还要求酒店必须在酒店建筑内或毗邻的办公室妥善保存上述客户相关信息90天。

该条款要求酒店 “当洛杉矶警方任何一个警官要求检查时,必须立即提供” 客户记录。而且,任何酒店如果没能立即满足警方要求的,即构成违法,最高可处入狱6个月和罚款1000美元。

本案的起诉和初审判决

原告在2003年对洛杉矶市政府提起诉讼,声称该城市管理条例 “明文违宪” — 即条例的条款文意本身违宪,有别于实施条例过程中的行为违宪。庭审中,双方都对下列事实毫无争议:未经原告酒店许可,警方在未能获得法庭搜查令的情况下,援用该条例强制原告酒店提供房客记录。

经开庭审理后,联邦地方法院以酒店 “对警方要求检查的客户信息缺少合理的隐私期待权” 为由,判政府胜诉。(注:所谓缺少合理 “隐私期待权” ,即客户信息虽属个人信息,但既然已经披露给酒店,则客户不会 “期待” 该信息不会披露给警方,也就丧失了合理的 “隐私期待权” 。)

第九巡回法庭二审判决

第九巡回法庭推翻了一审判决,判决如下:

《洛杉矶城市管理条例》41.49条款允许警方未经必要许可,即对酒店客户信息实施检查的行为,与宪法第四修正案关于 “搜查” 的定义相吻合。

本案涉及的商业记录(房客信息)属于酒店的私有财产。 所以,酒店有权拒绝他人擅自查阅这类记录。

综上,《洛杉矶城市管理条例》所授权的搜查不但缺乏合理性,而且条款文意明显违宪。因为条款直接授权警方实施这类检查,无视了宪法第四修正案。宪法修正案规定,任何搜查必须事先通过司法程序来进行合理性审查,批准后才能实施搜查。未经司法审查,洛杉矶市政府不得擅自对酒店进行罚款。

联邦最高法院对本案的判决

最高院判决用大量篇幅讨论了 “明文违宪” 的问题。换言之,一个法规在什么情况下其文意本身就已构成了对宪法的触犯(有别于实施条例过程中对宪法的违反)。(此处笔者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相关法律术语:如果某法规明言 “女性不能当警察”,则谓之 “明文违宪”,因为其文意本身已经构成对女性的歧视。但如果法规规定 “身高在1.8米以下的人不能当警察”,则其文意本身并不违宪,因为看起来该规定尚且一视同仁。但法庭可能认定后者在实施过程中触犯了宪法,大抵女性满足身高要求的人少之又少,因此造成对女性的实质性歧视。) 最高院判决还分析了各种类型的未经法定许可的搜查,比如以 “特殊需要” 为由的 “行政搜查”。

法庭裁决,本案争议的搜查是一种行政搜查行为,但是该行为的实施没有给予酒店一个听证会的机会。法庭认为这是一个致命的缺陷,正如大法官写道:

一个酒店的业主,如果拒绝一个警官查看其客户记录的要求,可能因此被逮捕。本庭认为,酒店业主不应被置于如此不合理的境地,因为业主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本案给酒店的重要启示

对于务实的酒店,从法院判决中可以获得下列一些启示:

最高院的判决并不影响《城市管理条例》中满足宪法要求的条款(包括要求酒店收集和保管客人信息的条款,该条款仍然有效)。

未来的岁月里,即使警方未能获取法庭的搜查许可证,多数商业人士仍将一如既往地向警方提供房客信息。究其原因,在于警方仍可利用其它手段来获取该信息。

警方可以利用行政传票的途径,来获取房客信息,并规避宪法第四修正案的阻碍。判决说,通常行政传票的形式很简单,索取记录的个人即可开具,而且不需要任何合理怀疑的依据。

这个判决对酒店行业的影响尚不能确定。如果法庭预测得准确,那么大多数酒店将顺从警方要求而不去起诉其他城市的《管理条例》。如此一来,该判决的影响将被局限于一些极个别的 “存在特殊理由” 的场合。比如,酒店感觉被骚扰或者对检查的要求非常不满等。但是,无论如何,现在我们有了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指导我们处理这类事件。